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神葬八荒第章夜袭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葬八荒 第52章:夜袭

“宗主,不讲道理的是他们!黑玫瑰既然入了玄御宗门下,那就务必要以宗门为主,可她现在宣布脱离玄御宗,那算怎么回事,往后,宗主的威严何在?”沈珞天听到宗主的怒吼,竟没有像其他人一般低下头去,反而是据理力争。

“够了最为重要的是,沈珞天,你就是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吗?就算你老爹是太上长老,也没资格在我的面前放肆!”断云天脸色铁青地怒吼了一声,沈珞天的反驳令他异样的愤怒。

就算你老爹是太上长老,可人前我还是玄御宗宗主,被一个后辈小子如此忤逆,他作为宗主的威严何在?

“呵呵,这可真是天大的奇闻啊,玄御宗宗主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弄得颜面尽失,当真是我听到的最大笑话了。”莫谷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场上,望着眼前的一幕,畅快地笑了起来,看到断云天吃瘪,他是最开心的。

被莫谷一阵冷嘲热讽,断云天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就算打死他都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现这样的意外。

黑玫瑰竟然在公众场所宣布退出玄御宗,这是打他的第一巴掌,而沈珞天在他出声制止了之后,还在忤逆他的意思,这是第二巴掌,可以说,今天他这个玄御宗宗主可是颜面尽失。

“沈珞天,给我回去闭门思过!”断云天额头上的青筋不断地暴跳着,可以想象,如果沈珞天不是太上长老的儿子,恐怕他早就一巴掌干过去了,这算什么事啊?

“还不给我回去,难道要我打你回去吗?”看到沈珞天还用一双眼睛瞪着自己,断云天的火气更大了,就连双目都仿佛涌现出了熊熊的火焰。

“哼,虚元宗……你们给我记着,还有你,不知天高地厚穿这么单薄的臭小子!”沈珞天狠狠地瞪了一眼赤,旋即猛然甩手,根本不理在场的所有人,径自远去。

“好无礼的小子!”莫谷看着远去的沈珞天,眉头大皱。他倒不是为玄御宗感到不平,而是因为明天的比赛,势必要对上这无法无天的家伙,这可真是不妙啊!

“呵呵,让莫宗主见笑了,都是宗门不幸,宗门不幸啊!”断云天拱了拱手,赔笑地说道。

“断宗主太客气了,这样有个性的弟子,难得啊!”虽然莫谷是称赞的话语,但听到断云天的耳中却显得如此刺耳,这不摆明了嘲笑玄御宗么?

“既然一切事了,那么这件比赛……”莫谷挑了挑眉,问道。断云天讪讪地笑了笑,道:“既然我玄御宗认输了,那么这一场自然是虚元宗胜出,完全没有任何异议。”

“哦,那就好,我们今天都有点累了,就先回去休息了,相信断宗主也要回去好好处理家事,我就不叨扰了。”莫谷轻笑道,像自己的弟子们望了一眼,弟子们尽皆会意,点了点头,纷纷来到了莫谷的身后。

断云天愣了数秒之后方才反应过来,看着莫谷身边围成一圈的赤等人,若有所思。但他表面上却是大度地说道:“既然这样,那么众位就回去好好休息吧!明天可还有交流会呢?”

莫谷点了点头,刚欲转身离开,但他却忽然间感到有人在拉扯他的衣袖,当即皱着眉头看去。却见黑玫瑰正伸出一双白皙的小手,死死地拉住了他。

“你这是?”莫谷皱眉问道。

“我希望能够跟在她的身边,只有她,才能更好地帮助我寻到我的哥哥……”黑玫瑰说完后,指了指站在他身边的梦婷。此话一出,不仅连莫谷愣住了,就连梦婷都愣住了,这什么情况?

“梦婷,你愿意吗?”

“啊?这……好吧!”

梦婷眨了眨如同秋水般的眸子,终于是败在了黑玫瑰的那双祈求的目光之下。而还未离去的断云天,嘴角却狠狠的抽搐了起来,这黑玫瑰,刚退出玄御宗,眨眼就到别人家去当下属去了。但他这个时候偏偏还不能发作,这种憋屈感令他简直郁闷致死。

虽然他很想现在就把莫谷等人留下,可他实在是不确定,虚元宗的那位太上长老来没来,所以尽管心里憋屈,可还是强行忍住。

“就先让你们嚣张几天,等到交流会结束,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哼!”断云天望着莫谷那逐渐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说道。

……

在一片静谧之下,天色逐渐地暗了下来。时值秋日,晚风徐徐吹过,稍稍带起些许的凉意,令人没来由地感到一丝萧瑟。

此刻,在玄御宗的一处密室,十几道人影正兀自围坐在一起,表情都很不好看。

“大家说说吧,交流会进行到了这里,是不是可以确定虚元宗的老家伙没来?”断云天冷哼一声,语气显然很是不悦,今天可算是让他丢尽了脸面。

“宗主,请恕我直言,单单就今天的交流会,还真的无法确定虚元宗的老家伙是不是来了?要我说,还是我们的弟子不给力,竟然……竟然让虚元宗拿到了两胜,一平,一负,真是丢尽了玄御宗的脸面。”

“那么,交流会便继续吧?不过,就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性命,参加所谓的交流会了?”说到这里,断云天的嘴角骤然掀起了一丝冷笑,眼眸爆射出一道惊人的杀意。

“宗主的意思是?”

“杀!”

断云天轻轻地摆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其用意显而易见。围坐在一旁的人影心神一凛,尽皆狠狠地点了点头。

半夜时分,夜晚愈加凄冷。而就尽管如此在这凄冷的夜晚之中,十道人影宛若一阵风,径直朝着虚元宗众人休息的房间爆射而去。

……

在玄御宗展开夜袭的时候,虚元宗的众人完全不知道,一场针对他们的袭杀,就在今夜彻底绽放。此时此刻,劳累了一天的他们,早早地便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中休息。

赤由于没有参赛,此刻精神饱满地没有半点睡意,干脆跑到了屋顶上,仰躺着望着天空闪烁的星星。望着夜空,想着自己的经历,不禁一阵唏嘘。

本来,他只是一名饱受歧视的不祥之人,却因为一件件事情,逐渐修炼到了这样的层次,想起来,自己都感觉置身于梦中般,那样地不真实。

百般聊赖之下,赤抽出了背后的残锋剑,一点点地抚摸着它那略显粗糙的剑身。感受着残锋剑剑身之上传来的冰凉触感,不知为何,他那因为各种事件突发的浮躁感,突然间消失无踪,整个人似乎都变得轻松了起来。

“这种感觉,真好啊!”赤低喃道,望其听众和内容公布人都看到了它再次崛起的曙光。着远方天际,嘴角掀起一丝温和的笑意,继续喃道:“真不知道,这片天地有多广阔,若是有机会的话,定然身负断剑,脚踏八荒!”

就在他这句话落下的时候,赤的眼神突然一动。就在刚才,他仿佛看到了一道黑影猛然飘过,本能的谨慎令赤的心立时就提了起来。赤的身形一动,却是跟着那道黑影而去。

那道黑影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来到了一处房间外,赤的心猛然提了起来,这是林道的房间,那道黑影来这干什么?赤望着那道黑影,眼神逐渐冷冽了起来。

那道黑影没有说话,整个人仿佛融入了周围的夜色中一般,来去如风,显然修为非常恐怖。就在某一刻,那道黑影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随后赤的双目骤然一凛,身形几乎是没有思考地就暴冲而出,但依旧是晚了一步。

“摪!”

一道惊天动地的剑鸣声骤然响起,赤亡魂皆冒,也不顾自己是否是那人的对手,直接冲了出去,手上的残锋剑已然爆射出一道惊人的剑光。

似乎是察觉到了赤的攻击,那道黑影转身望了一眼,但见到是赤这样一名毛头小子,竟是没有丝毫停手,兀自用手中的长剑,冲着屋子暴刺而去。

不仅如此,那道黑影一剑刺出之后,并没有立刻远离,反而是从怀中又掏出了无数的冷箭,一股脑地尽数飞掠而出。剑气如虹,直冲九霄,令人不寒而栗。也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终于察觉到了动静。

“何方鼠辈?呃……”里头的人闷哼了一声,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其他缘故。不过房间中的人在冷哼了一声之后,便是陷入无边的暴怒之中。

“给我受死,啊啊啊!”

林道仿佛疯了一般朝着那道黑影攻击而去,一道道惊天动地的剑芒从他的手中催发出来,但没等剑芒到达黑影的身上,却诡异地消失无踪。而就在这时候,赤也终于冲到了黑影的面前。

“玄御宗的人,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啊!”赤怒吼一声,手中的残锋剑猛然爆射出一道惊人的雷光,朝着黑影的脸上狠狠地点了过去。

赤很清楚,就算他和林道两人联手,恐怕都不是此人的对手,但他此时却可以趁黑影不备时,摘下他的蒙脸面巾,将其面目暴露!令他心有忌惮,这样两人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山西治疗白癜风方法
贵阳宫颈糜烂治疗多少钱
石家庄妇科好医院
友情链接
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