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点

永镇仙魔第七百四十三章送给们你们了搭配

2020-05-21 来源:

永镇仙魔 第七百四十三章 送给们你们了

场面似乎有些失控了,那些半神为了争夺一块木牌而大打出手,每个人都红了眼,好像那快木牌比他们的命还要重要似的。可是陈羲却很清楚这是怎么了这种迷失了神智的事情,在战场上出现的次数并不少。在天府大陆的时候,陈羲就遇到过。

不过那场面和现在略有不同,陈羲看到的是皓月城里的事。当时林器平已经失去了作用,国师算计了皓月城里的所有家族和圣堂将军,各种势力在皓月城里大打出手。陈羲看到的,就是在那场乱战之中。一支规模不大的楚军被江湖九门背光灯类型设计为CCFL冷阴极萤光灯管的队伍围住,楚军悍不畏死的发动了反冲锋。

或许是因为杀人太多,领队的将军杀的迷失了心性。他已经彻底杀红了眼睛,但凡出现在他面前的人全都被他杀了,以至于他身边的亲兵也都死于他的刀下。他手下的队伍,居然有一半是他杀的。

现在这些半神的遭遇,和那位大楚军队的将领其实差不多。他们也迷失了心性,原因是大量的陌穹原力涌入了他们体内,让他们变得无比亢奋,丢了自己。他们此时已经不再是具备思维能力半神,而是只想着抢到东西的凶兽。他们甚至忘记了那块木牌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那个东西。

而此时还保持着冷静的,只有两个人。

那个白白净净但心地阴戾的胖子来远,和一直藏身在大树上看戏的陈羲。

当来远手下的那些半神冲进去的时候,乱局终于有一些改变。这些半神的神智还保持着一些清醒,所以出手还有目的性。他们剿杀那些胡乱争抢的半神,从外围杀进去,将那些各自为战的半神一个个的杀死。大概半个时辰之后,山崖下面已经堆满了半神的尸体,还活着的只剩下十几个人。

来远一脸阴笑着走过去,看了看那些半神。此时木牌在一个看起来外貌年纪二十几岁的年轻半神手里,他一身的血,断了一条手臂,另外一条手臂上也已经被血染红。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碎不堪,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血顺着他的身体往下流,已经在脚边汇集成了一个血泊。

“我的这是我的”

年轻的半神向后躲,警惕的看着四周的人,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死死的抓着木牌喃喃自语:“谁也不许抢走我的东西,这是属于我的。谁抢,我就杀了谁。”

来远抬起手数了数,目前还剩下十六个半神,其中十四个是他的手下,还有一个年老的站在一边,好像已经恢复了神智。

“我刚才说过了,木牌谁抢到就是谁的,我绝对不会出手抢夺。”

来远指了指那个伤痕累累的年轻半神说道:“现在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你们还等什么?只剩下十几个人了,现在的竞争已经没有那么强。反正要是我就不会在等着了,机会绝不会自己跑过来。”

随着他的话说完,那些半神就变得躁动起来。围成一圈的表面洁净人群开始向那个年轻半神缩小,他们的眼神里都是贪婪。而那个已经恢复了神智的年老半神则一脸的恐惧,他看了看四周的尸体,身子都在颤抖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别再打了,你们看看这一地的尸体,我们究竟干了些什么啊!”

可是没人理会他,那些半神还在不断的靠近那个受伤的年轻半神。

来远的身形一晃,瞬间出现在那个年老半神的身边,趁着他不注意,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老东西!你最好不要再胡说八道了,现在我们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凭什么放弃?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劝大家放弃,你不过是想坐收其成对不对?!”

他的手心里忽然出现了一把匕首,然后噗地一声戳进了那个年老半神的心口:“别忘了倒在地上的那些人也有你杀的,现在你装什么好人!”

他把年老的半神举起来,猛的朝着那个攥紧了木牌的年轻半神扔了过去,然后大喊一声:“快动手,那个老东西去抢了!”

那些半神看到一个人影冲过来,立刻就疯了。他们好像围攻一头水牛的狮群,受伤的水牛虽然还勉强能够抵抗,可也只是片刻而已。年轻的半神没坚持多久就被抓住,几个半神冲上去拉住他的胳膊腿,竟是活生生的把他给撕了。一条胳膊两条腿都被拽了下来丢到一边,只剩下躯干的半神偏偏还没有死去,血葫芦一样躺在那还在哀嚎。

有个人捡到了那条攥着木牌的胳膊,掰断了手指将木牌抠出来,然后举起来兴奋的喊着:“木牌是我的了!”

“那是我的!”

一个半神冲上去,挥起了拳头

前面的人在厮杀抢夺,来远则一脸阴笑的站在外围看着。那些半神已经彻底疯了,而他却还在等待着时机。激战的人群之中,一个受了伤的半神被其他人扔了出来,断了两条腿,胸口还有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显然伤的很重。他想挣扎着站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居高临下看着他的来远。

“帮帮我帮我去抢”

这个受伤的半神艰难的抬起手,似乎是想让来远把他扶起来。来远点了点头道:“好啊,我来帮你。”

然后来远蹲下去,把匕首戳进了这个半神的心口:“我帮你尽快死,游戏对于你来说已经结束了,你是个淘汰者。”

“你!”

那个半神伸出手死死的抓着来远的胳膊,似乎怎么都没有想到来远会杀他。在临死的时候他眼神里都是不甘和愤怒,看着来远而死,死不瞑目。来远一脚把尸体踢开,冷笑着说道:“你们也都是一群白痴而已,这个游戏里所有的白痴都要被淘汰,只有聪明的人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然后他就像是鬼魅一样飘出去,在外围伺机出手。凡是有半神在厮杀之中受了伤被挤出战团,他就立刻出手偷袭将其击杀。就这样,前面的十几个人厮杀,他在外面等机会下杀手。不到半个小时,至少六七个半神死去,其中有一半多是被来远杀死的。

“喂喂喂!”

来远看了看人数,嘴角上勾起一抹冷笑,他朝着四周大声喊:“陈羲,你看到了吗?不要再躲着了,现在已经结束了。”

他的喊声也让那些已经厮杀的精疲力尽的半神停了下来,全都看向他。一个半神气喘吁吁的问:“结束了?牌子的争夺还没有结束,你为什么说比试已经结束了?”

来远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冷笑着说道:“你们这群头脑简单的家伙,只记得木牌了,却忘记了天选之战的规则。第二十四战之前,每一战取一百人之中的前十个人为晋级者。二十四战之后,每一战都只有十个人参战,最后剩下的一个人晋级。三十战之后,就是一对一的比试了。现在那快木牌还重要吗?你们这群白痴啊,现在一共剩下的已经不到十个人了。”

所有人都愣住,转头看向四周,然后低头看着自己沾满了血的双手。

突然清醒过来,其中一个半神受不了这种打击,嗷的叫了一声抱着脑袋蹲了下来。就好像他的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在英国购药需要患者本人提供当地处方来购买。此路不通撕咬着似的,疼的他开始满地打滚。

“这到底是为什么?”

有人喃喃自语,好像一瞬间被抽光了生机。

啪嗒一声,那块木牌不知道从谁的手里掉落下去,掉在地上弹跳了一下后落在一具死尸的脸上。这个半神死的时候死不瞑目,此时木牌恰好盖住了他的双眼。

来远转身,看到陈羲缓步从丛林那边走过来,忍不住拍了拍手:“不得不说,这么多人,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是聪明人。也不得不说,你的聪明和耐力超出了我的想象。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对你出手,因为你确实很强,我没有把握击败你。而算计这些白痴,显然比击败你要轻松多了。”

陈羲面无表情的走到他不远处站住,看了看那一地的尸体一言不发。

来远似乎没从陈羲身上感觉到威胁,也没有觉得陈羲有必要出手,但他还是戒备的往后退了退:“现在已经结束了,不管是因为什么,但是我猜你也明白,现在比试已经彻底变了。显然是有人希望天选之战更激烈一些,但是幸好你和我都不是笨蛋。这一战之后,你和我之间可能不会在遇到,谁知道下一次凑够一百个人的时候,你还会不会和我分在一个战场。所以你和我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恩怨,就算是有一些不愉快,也可以忘记了,不是吗。”

陈羲点了点头:“这似乎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局,我根本就没有必要出手,就已经获得了晋级的资格。”

来远点了点头:“所以说,有些时候这种比试,靠的根本不是实力而是脑子。你我这样的人,注定了比他们都要走的更远。只不过是一块牌子而已,就把他们变成了疯子。他们每年保持理智,所以他们都是失败者。而你和我始终冷静,所以我们没必要成为敌人。”

陈羲嗯了一声:“大部分时候,确实需要保持冷静,但是我偶尔也不冷静。”

来远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做的有些过分?别忘了你也是一直那么冷眼旁观的,从本质上你和我没有区别!”

陈羲道:“从本质上我和你确实没有区别,所以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呢《SSW3》中打完一个轮回才算一盘;《星际争霸》是一个英雄的游戏?到了第四战的时候万一你再和我分到一个战场,我岂不是还要提防你一次?所以现在这种情况下,我先把你淘汰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啊。”

陈羲冷笑着出手,速度快的无与伦比。

十几分钟之后,来远倒在了地上,他身上的骨头差不多已经全都碎了。陈羲稍显气息粗重的站直了身子,走过去将那块木牌捡起来丢在来远身上:“送给你了。”

“杀了他!”

有个半神喊了一声,抱起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在了来远脸上。其他的半神一拥而上,血肉纷飞。

陈羲却已经转身而行,连头都没回。他出手,是因为他知道,来远最终的目标就是他。

安徽中医牛皮癣医院
男人在什么情况下会早衰
动脉硬化医院
菏泽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葫芦岛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老年便秘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