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规划

神灵诀第五百七十四章相同的人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灵诀 第五百七十四章 相同的人

雒马圣祖,或者说尹明鑫,这一世的雒马就是尹明鑫,她的姓氏不一,因为她时常更换姓氏,而名,却是不变。

她现在是天狐二十多主族中的尹族族长之女,地位尊贵,几乎和古月一般。

但是她的存在却鲜有人知,即便是在尹府内,除却极少数人之外,更多人则是以为她只是尹家主的私生女,而且极得宠爱。

“原来如此,难怪你可以来这里”

木名说道,此时一些人陆续出现,除了宴会前期只有山神族长之流的能参加之外,其他人只能在外院静候,但是现在却是开放了此处,所以会有很多身份比较不一般的人出现在此处,有的是少族长或者核心子弟,有的则是即将成为山神的存在,很多人来此是想认识更多前辈,或者开开眼界,有的则是结交更多的同辈中人,以便将来能够成为盟友。

即便是同一个部族之人,也会分成很多派系,有的如古月等人,有的则如黄老怪等人,他们周围都有不同的除非到了城市圈子,这些就是派系。

“前辈来此处,就不怕尹家主说什么吗”木名感觉到远处有个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看来,似乎有些不悦。

尹明鑫朝着远处那中年男子遥遥举杯,那中年男子摇头,带着无奈,最后转移了目光。

“别称呼前辈前辈的,这一世也大了你多少”尹明鑫言语间有些奇特的力量,让人似乎忍不住听从,木名沉默少许,点头,算是应了。

“他知道吗”木名再次道,尹明鑫点头,眼眸中有些笑意,就这样看着木名,木名有些不自在,因为感觉到那双眼睛带着奇特的力量,如一个漩涡,摄人心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我找上他的,算是交换,他也得到了一些力量。”轻柔的声音传来,让木名不禁蹙眉,“前辈”

尹明鑫笑了起来,身子轻轻摆动,周围的一些人眼睛都被吸引而来,不过似乎不敢靠近此处。

“叫尹姐姐吧你也别多想,这一世转世,竟然是转身到一个灵体之中,不过这灵体的能力还未觉醒。”尹明鑫道。

木名不由撇嘴,道:“那也不应该把这种能力用在我身上吧”

木名终于知道了那种力量是什么东西了,总是感觉生出错觉,感觉眼前之人是自己熟识之人,心中的警惕都放松,这是灵体的特殊,比咒灵体还稀少的存在,可影响一个人的心灵。

“他们想让我试探下你,看看你的秘密,不过似乎你体内有特殊的存在守护清明。”尹明鑫正襟危坐,此时总算进入了话题,木名道:“那些人怕也是被前尹姐姐迷得神魂颠倒吧”

尹明鑫看着远处的那些青年,此时他们都纷纷低头,似乎不敢和她对视,听到木名的称呼,露出了笑意,“男人么,不都如此吗,也许再过几年弟弟也会这般呢”

木名有些无语,避开这个话题,道:“是山神的意思,还是老山神的意思。”

“都有吧他们不放心,我倒是觉得没必要,所以懒得理会。”尹明鑫道,他知道木名说的什么意思。

木名抿了一口,有些辛辣的味道,不由蹙眉。

“他们也没有太多恶意,只是想把你拉到这个阵营之中。”尹明鑫又道,此时她气息有些变化,仿佛是一个寻常的女子,只是眼睛中充满好奇。

木名轻轻呼出一口气,道:“我知道该怎么做”

语对此气平淡,但是尹明鑫听出了一丝不悦,便道:“你很自信”

木名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言语,只是默默点头。

“明白了,这事情我做主了,不过希望你别忘记你今天的话语,另外,薛礼梦你最好别大意,这女子的手段超出了我的想象,今日我以为必有大战,想不到她居然轻松摆平,以前的那些所谓的旧族对峙,想来也是她弄出来哄弄别人的手段了,恐怕今日后一些大族肠子都悔青了吧”尹明鑫道,眼中有些波动。<前期持续反弹受钢材上涨及下游钢企原料库存低位影响较大/p>

木名问道:“她察觉到你了”

“不重要了,她需要我的力量,而且,她的目的也是我的目的,宝丰部族该崛起了。”尹明鑫给木名续满,很是随意,也有些漫不经心,所以酒水溢出,一如她的言语,没有含蓄遮掩。

“她的背后是谁那些大族为何又没有阻止,我如果没有猜错,神临境是可以跻身大作价据分析称为1亿美元。此外族之列了”

每一个族群的规模,都取决于巅峰力量的强弱,而天狐部和宝丰部似乎已经超出了这个瓶颈。

“不过是些大点的鱼虾,还构不成威胁,大族,可完全不同于小部族,中型部族,而且,那些大族也默许了这些变化,九尾狐的存在,足够让很多人巴结了。算了,这些你不该知道。”尹明鑫举杯示意,然后饮尽起身,也不管木名,而是朝着那些青年走去。

那些青年一些人有些犹豫,因为一部分看见她走来后立刻消失,而一些人则是壮着胆子迎着她走来。

尹明鑫回头看了木名一眼,眼睛中秋波流转,木名倒是微微一笑,喃喃道:“不知两位山神看见自己的图腾圣祖居然如此,不知作何感想”

木名默独坐片刻后,木名主动同一些人聊天,但是他们都急忙闪开,于是木名便一人独自饮酒吃肉了,不过这时候却见到黄老怪苦笑着走来,眼中居然有些同病相怜的味道。

而木名却笑了起来,因为想到了几个字眼。

黄树郎黄鼠狼

“哎以后我的日子难过咯”黄老怪一屁股坐下,有些微醺,身上的血腥味散去了很多,酒味却很浓。

“怎么不受待见了”木名笑道,其实不用多问也能猜到。

黄老怪闻言,狠狠抹了一把脸,似乎让自己清醒一些,道:“都是势利之徒,之前还称兄道弟,只因为我砍了一些叛族的子弟的脑袋,转眼间就里外不是人了”

语气有些无奈,还有几分惆怅,带着一种寂寥的味道。

“倒是恭喜了,这次你的部族怕是要发生一些变化了”木名安慰道,凡事有好坏。

黄老怪的心头顿时宽慰了许多,慢慢点头,道:“说来也奇怪,你虽然是宝丰部族之人,但是我却对你有亲近之意,还有孤狼,我总觉得咱们某些方面相似。”

这是实话,所以木名点头,道:“我不明白的是都是山神的的意思,他们排斥我,我可以理解,毕竟两族针对了数百年,恩怨难消,但是对你为何也是如此我就不是很明白了。”

黄老怪摇摇头,道:“他们排斥的并不是你,而是你背后的宝丰部族,甚至更多时候他们自己都说不清为何要排斥,只是所谓的立场不同,而对我,我却是这个利益圈子里的人,我多得一些,他们就会少得一些,要是那些人是你所杀,或者死在战场中,那么他们可能就不会如此,甚至转眼就忘记了,但是今日这些人死在我手里,死在古月手里,那么他们就会用另一种眼光看我们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黄老怪看着木名,眼中却带着明悟,尽管此时醉醺醺的晃着手臂,拿着酒壶和木名的酒壶碰了一下。

木名正要举杯,黄老怪则将杯子抢走,道:“大口喝酒”

木名倒也不恼,只是点头,然后学着黄老怪的模样灌了一口,然后发现,似乎别有一番感觉。

“很不错吧,孤独的时候就该如此借酒浇愁,酒意浓了才能忘记烦恼,这是酒鬼的经验”黄老怪得意起来,或者有些自嘲,因为很少人人称呼自己是酒鬼。

“也许他们担心有一天你这把刀也会架在他们的脖子上吧。”这是木名的回答。

黄老怪微微点头,“有一天,我的背后也会出现他们丢过来的冷刀子。”黄老怪肯定道

木名默然,道:“制衡么”

“也许吧。”黄老怪再次狠狠灌了一口,道:“只是我不排斥。”

木名再次沉默,黄老怪又道:“那个女子不简单,不要走得太近,我听说有很多人对她很有好感。”

黄老怪看向尹明鑫,“那时致命的诱惑”只是他的眼睛里很平静。

木名看去,只是却也觉得有些狐媚妖娆之外,没有其他特殊。

“以后你会明白,那种女人天生是祸水”黄老怪再次道。

二人一直饮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似乎找到了倾诉对象,黄老怪终于平复了少许,然后开始说起他的族群兴盛大业,倒是让木名也神往起来,自己是否欠缺了他的这种激情

很快,日上三竿,然后又日薄西山,最后黄昏降临。

一日就这样过去了,天色也渐渐暗去,这里的天明时间总是不太久,木名也早已习惯,而此时,有侍女出现,说是古府有请,木名这才想起自己要去问诊治病,不由暗道喝酒误事,于是急匆匆告辞了。

黄老怪看着木名离去的方向,倒是笑道:“只怕不是问诊咯”

说罢又一人独自饮酒,不过顿时感觉冷清了起来,好在此时孤狼归来了,于是,黄老怪再次露出寂寥的神情,大声诉苦。

孤狼也是很有耐心,似乎也有心事,于是二人畅饮长谈。

只是,二人周围始终没有任何一个人靠近,好似二人如瘟神一般,二人也乐得清静,只有不时呼唤侍女添酒的声音引起一些人的注意,然后露出嘲讽的神色。未完待续。

赣州白斑疯医院
兰州包皮过长哪家好
贵阳治疗男性功能障碍费用
友情链接
南京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