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趣闻

神裔的异世之旅八通往异世界的列车下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裔的异世之旅 八 通往异世界的列车(下)

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白一泉不断的在向何欣欣询问学院以及学院所在世界的问题,他自己也不记得到底问了多少,有些疑问刚从脑袋里闪过,下一秒他就问了出来,得到答案以后又忘得一干二净了。刚开始何欣欣还愿意回答,毕竟这属于新生培训的内容,但后来白一泉的问题渐渐的变成“学院里的133人是不是也分种类,会不会有像地球原始人那样不穿衣服”之类的问题以后,她就拒绝回答了。

至于赫尔墨导师早已哈欠连天,眯着眼睛打盹了。

“你给我消停些。”何欣欣拍了白一泉一巴掌,“到学院还要一段时间,你难不成就打算一直这样兴奋下去?算了,我还是给你去拿一些安神的饮料吧。”

白一泉正想说不用,何欣欣已经拉开了包间的门走了出去。

狭窄的包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对未来还是有些畏惧吗?”

白一泉扭头,见叶知凡正撑着脑袋看着他。他之前和何欣欣说了那么久,叶知凡只是偶尔的补充一两句,大部分时间都沉默着,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说实在的,白一泉感觉叶知凡简直就像是那种玛丽苏小说里的男主,帅得白一泉都不敢多看他几眼,生怕自己弯了。

叶知凡最出众的就是他那漆黑如墨的眼睛,让人想起了一望无际的大海。

“被你看出来了吗?”白一泉挠了挠头,“我以为自己隐藏的不错呢。”

“用不断的提问来掩饰内心的紧张,很多新生都是这样,你的接受能力还算是好的。”叶知凡说道,“在一些文明落后的世界,招生会更加艰难。还有,你最好不要抖腿了,免得把赫尔墨导师弄醒。”

白一泉立马不敢动了。

“我注意到你的眼神不断往车窗瞥,是想看看车窗外的世界吗?”

什么都被看透了啊,白一泉心想。

“呃,算是吧。何学姐说我们现在正处在空间与空间中的夹层里,我不太懂是什么意思。”

“嗯,有些事情也应该亲眼目睹才有说服力。”

叶知凡一边说着,一边拉开了车窗上的遮光帘,顿时,淡黄色的柔光照进了包间。这让白一泉想起了公路上的山间隧道,隧道里也是这样淡黄色的光芒,进入隧道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纷扰,安静而又祥和的世界。

“这是时空隧道。”叶知凡说道,“你仔细看看,它和我们世界的火车隧道并不一样。”

就算叶知凡不说,白一泉也注意到了。火车隧道里是没有光的,不过这个隧道里也没有,淡黄色的光芒并不是来自于隧道本身而是来自于车顶上的灯。一盏盏车灯发出光柱,向四面八方投去,勉强的照亮了隧道。白一泉惊讶的发现隧道并不是封闭式的,反倒是有无数个小孔,隧道本身就像是一个铁笼子。列车行驶在铁笼子里,笼子外的世界漆黑一片。

白一泉的脸都快贴在玻璃上了,他很努力的想要看清外面的一切,但模糊的灯光显然无法帮助到他。

“外面到底是——”

正当白一泉准备回头问叶知凡的时候,车窗外突然飘来了一个白色的影子,贴在了车窗上。白一泉仔细一看,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他啊的一声向后退去,期间不小心踢到了桌子腿,而后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他看见了什么?

一张苍白的人脸,还带着猩红色的血斑。它就那样贴在车窗上,空洞的眼眶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白一泉。

白一泉刚准备叫,脑袋便挨了一巴掌。

“要死哦你。”回到车厢的何欣欣朝白一泉猛翻白眼,“一个大男人胆子那么小,我第一次看到【游魂】都没被吓成你这样。”

“游游游游什么?”

“往返于空间与空间的魂魄。”叶知凡将坐在地上的白一泉拉了起来,“一般只有生前强大的人死后才能做到这一点,但他们又不够强大,所以才会被困在这里,成为永世不能解脱的怪物。”

白一泉回到了座位上,但身体还止不住的发抖,即便叶知凡重新将遮光帘拉上了,但那张苍白的脸却始终挥之不去。好在何欣欣递给他了一杯冒着热气的绿色饮料,他双手捧着杯子,从手心传来的暖意才稍稍驱散了心中的寒意。

“喝一些吧,精灵族的秘制饮料。”何欣欣也坐了下来,“我从列车长那里要过来的,好在这辆列车从精灵世界的站点经过,要不然你怎么可能喝到这么珍贵的东西。”

白一泉微微抿了一口,味道有些怪,但总体来说还不错,让他躁动的内心稍稍安定了一些。他已经不想知道【精灵世界】又是哪里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觉。但是抑制不住的好奇心还是让他忍不住问了出来:“那是,什么东西?”

“你可以理解为人死后的魂魄。”何欣欣撇了撇嘴,“想到另一个世界投胎,但毫无力量的魂魄又怎么可能穿过空间裂缝?所以说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永远困在这里面,永远无法解脱。它们看上去面目可憎,事实上却没有多大的攻击性,除非有成千上万的【游魂】同时聚集起来,但那种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比我们所在世界飞机失事的概率还要小,毕竟【游魂】是没有意识的。”

白一泉微微松了口气,这一刻他才感觉有些害臊,刚才竟然被吓到地上去了。

就在这时,包间门被再次拉开,列车长,御猫一族的空从走廊直接跳到了桌子上。

“虽然很抱歉,但我不得不告诉诸位一个坏消息喵。”空抬起了爪子,“本次列车不打算再去你们院的站点了,我们要最快速度赶回自己的学院喵。所以我们会在分站将你们放下来喵,关于这点我们已经通知了学院,会有人来接你们的喵喵。”

叶知凡和何欣欣对视了一眼,随后叶知凡点点头:“我知道了,等导师醒来我就告诉他的。”

“这样就好了喵。”空扭着尾巴就打算离开,只是在离开前它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用那双圆润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白一泉,“刚刚的饮料还不错吧喵?”

“呃,还好。”

“唔,那可是我花了很大功夫弄来的啊喵。”空舔了舔爪子,“你是不是应该回赠我一些东西啊喵。”

“啊?”白一泉傻了,“这还要付钱的吗?”

“钱币在学院又不通用啊喵。”空说道,“我闻到你的背包里有宝贝,让我选一样就好了喵,就是那个背包。”

背包里有宝贝?白一泉见空所指的背包,好像是母亲临走创维联手国美:“黑白”家电全渠道布局联商资讯中心前塞给他的,他也忘记里面是什么了,但肯定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他疑惑的拿过背包,刚把背包打开,空就刷的一下冲了上去,半个身子钻了进去。

“喂喂喂你干嘛啊。”

“哇唔,好多宝贝啊喵。”

白一泉看着空迅速的扭着屁股,那根毛茸茸的尾巴不断的拍打着他的脸,让他感到很是无语。说好的御猫一族呢?说好的远超于人类智商的呢?这和地球上的喵星人有什么区别么喂。

很快,空才从背包里钻了出来,白一泉见它嘴里叼着两个包装袋,其中一个是“麻辣小鱼干”,另一个是“五香鱿鱼”。

原来这就是宝贝……

“唔,这两袋我都要了。”空美滋滋的从白一泉大腿上跳了下去,姿态异常优雅,好像之前那个扭屁股的生物并不是它,“不过我御猫一族从来不白拿别人东西,你给了我两样啊喵,那我就送你个礼物吧。”

兴奋起来连喵都不说了吗?说实在的,白一泉对于这个没有节操的物种所送的礼物根本没有抱任何希望。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绿色的银币,平摊在毛茸茸的猫爪上。

白一泉只得接了过来:“这是什么?”

“如果遇到麻烦,它会给你一些帮助的喵。”空叼着两个食品包装袋,晃晃悠悠的离开了包间,“我说过了喵,我们御猫一族从来都不白拿别人的东西,有缘再见了喵。”

包间门被重新拉下,留下了三个面面相觑的人。

“算了,御猫一族就是这样,习惯就好。”叶知凡说道,“相比于其他兽人族,御猫一族的心眼还算不错。我看沿途倾倒建筑垃圾的;你挺累了,还是休息一下吧,等会我们会叫你起床的。”

白一泉正想说不累,但话还没说出口,困意便如同潮水般涌上心头。他接连打了两三个哈欠以后,趴在桌子上,很快就睡着了。

等他睡着了以后,何欣欣看向叶知凡,满脸的不可思议:“我没有看错吧,空竟然把【勇气之证】给了他?就用一包零食?不会是假的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勇气之证】不可能造假实现了一日两配。”叶知凡缓缓的摇了摇头,“也许是空比较喜欢他?御猫一族的思想我们是很难猜透的。”

“真是的,有多少兽人为了得到御猫一族的【勇气之证】流干了血,而他就只用一包零食换到了。”何欣欣无奈的摊了摊手,“他还觉得自己亏了。”

杭州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郑州阴道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北京包皮过长哪家好
友情链接
南京旅游网